310 0
返回

极限环境下的创意:雾霾篇

卡卡 发表于 2017-01-19 09:16:40
小时候觉得自己生在和平年代是理所当然,长大了才知道这本身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情。庆幸的同时也有一种失落,因为这种幸运或不幸运并不是我能左右的,个人相比于历史社会的大潮来说永远是那么无力和不值一提。战争和大萧条标志了它们的时代,而生活在其中的个人不过是时代的牺牲品。雾霾也一样。如果多年以后雾霾的问题得到解决,那时候的人们也许会称现在的我们“雾霾的一代”。


虽然生活在重度污染的环境中很难保持乐观,但适度的乐观还是很必要的,毕竟人是一种会适应的动物,是拥有创造力、会解决问题的动物。自上而下的调控必不可少,民间的、个人的力量同样可贵。不管是用技术解决问题的,还是用行动唤醒民众意识的,都很值得肯定。

技术派

荷兰设计师Daan Roosegaarde与TU Delft大学研究雾霾十余年的Bob Ursem教授合作,设计了一个“除霾塔 (Smog Free Tower)”。这个除霾塔是个高7米的塔形建筑,像个大型吸尘器一样,可以净化其周围环境中的雾霾。除霾塔通过将雾霾颗粒充上正电荷,在塔内侧壁充负电,从而吸附空气中的雾霾颗粒,用这种方法每小时可以净化3万立方米的空气,而净化完的空气被重新排到塔的外围,可以围着塔形成15-20米的清新空气区域。由于是蒸汽供能,除霾塔不会在运作过程中产生更多的污染。

设计师Daan Rosegaarde和他的除霾塔


被吸附下来的雾霾颗粒也可以有新的用处。Daan Roosegaarde设计了雾霾戒指,其中含有一小块压缩的雾霾颗粒方块,大约相当于1000立方米中的雾霾总量。美观与否暂且不说,这个戒指的象征意义恐怕更大一些,一个戒指相当于1000立方米的空气因此被净化,也是一个挺有成就感的事儿。

雾霾戒指和收集的雾霾颗粒

目前除霾塔已经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试点成功,接下来将在全世界范围内重度污染的城市中试点,北京也包括在内,据说北京市长也很支持这个项目,还是挺期待的。

虽然有了近期可行的技术解决方案是可喜可贺,但是这里还有另一个问题,就是技术的民主问题,或者说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接触到或使用这个技术。马云大大在一个演讲中说,之前我们有水污染和食品污染的时候,特权阶级可以有专供的水和食物,但是雾霾来了他们没办法了,因为他们没法有专供的空气。这么说有一定道理,但也不完全正确,因为特权阶级还是能够用他们的方法减轻他们身边的污染。比如北京真的要有除霾塔,那么这个塔建在哪里,是不是允许所有老百姓都随时过去享受新鲜空气,还是个问题。之前有个刘姓大学生公开要求政府公布购买用于办公楼内空气净化设备的财政数字以及政府办公楼内的PM2.5数值,后来就没有了,因为你懂的。

行动派

很多媒体从业人员和艺术家都在宣传雾霾危害和环保意识的前线。比较严肃的(比如柴静的纪录片)估计大家都知道了就不说了,我来说几个活泼的。

北京艺术家坚果兄弟拉着一台1000瓦的工业吸尘机在北京街头转了100天左右的时间,然后把吸尘器吸到的粉尘做成了一块雾霾砖头。一个看不清摸不着的东西因而成了实实在在的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实物。他开展这个项目的时候还是2015年,现在估计用不到100天一块雾霾砖头就出来了。



位于爱尔兰的基因美食中心是一个研究实验性食物的机构。他们做了一个项目叫“品尝雾霾 (Smog Tasting)”,具体的方法是在需要采集雾霾的地方把蛋清打泡,因为打泡的过程中会在蛋清中混入90%的空气,这样打成泡的蛋清自然就把当地空气困在里面了。这些打成泡的蛋清可以继续用来做成曲奇。有了雾霾曲奇我们就可以品尝到空气污染了。这个项目的描述中还提倡,应该把这些曲奇送给雾霾当地的政客和商贾,让他们品尝一下“大众的悲剧” (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 never tasted so good!)。


美国加州洛杉矶也是一个污染严重的地方。雾霾天气里的能见度低,看错字(母)是很常见的事儿。有这么一个表,叫做Pelli-Robson对比度敏感程度测试表(Pelli-Robson Contrast Sensitivity Chart),有点像视力测试表,但是每往下一行字不是变小,而是变得更浅,对比度更弱,模拟的是雾霾程度增加后的视觉效果,而认错字母的几率也会逐渐增加。

Pelli-Robson对比度敏感程度测试表

受到这个测试表的启发,艺术家David Gissen编了一个算法,得出了在浓雾霾下洛杉矶地标Hollywood被认错为其他字母的可能性。下图是所有可能性的前五行,其中我最喜欢第一个“HOLLYWOOP”。

Hollywoop和其他

这倒让我想起了一个笑话,说一家店叫大阳厨具,有天刮大风 (此处可以变成大雾霾),“厨”字被刮走了(看不清了),此处省略几个字。

上面这些例子都没有实际解决雾霾的问题,但是用或幽默、或反讽的方式将雾霾的问题呈现出来,引发大众的思考,还是很有意义的。

极限的环境往往更能激发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如果我们在依赖自上而下的改革之余,也能利用个人的力量去批判和改善现状,相信我们会更快地看到治理雾霾的曙光。
310 0
返回

0个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