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0
返回

极限环境下的创意:监狱篇

卡卡 发表于 2017-01-20 06:53:03
前几天看了电影《Escape Plan (金蝉脱壳)》,讲的是史泰龙饰演的越狱专家在施瓦辛格扮演的狱友的帮助下逃离某个非法的海上监狱的故事。虽然是标准的好莱坞大片模式,但是两大硬汉的对戏加上智商型越狱还是挺有娱乐性的。

电影《金蝉脱壳》

片中史泰龙饰演的越狱专家用一副眼镜和其他一些他能搞到的材料徒手做了一个简易的六分仪,从而判断出了监狱所在位置的纬度。当时看到这里我只觉得智商被碾压,看完了我倒有点怀疑会不会真有服刑人员’“处心积虑”地收集材料,做出些工具设备来进行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藏锤子的圣经

经过一番搜索,我发现监狱服刑人员收集材料制作工具其实是个比我想象中更普遍的现象,但是这些工具大多并不是用来越狱的,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可告人”的,反而多是为了抵抗监狱中衣食住行方方面面的限制而制作的日用品。

当然,监狱服刑人员受到人身自由和与外界交流的限制,我们想要详尽地知晓他们在监狱中的“小发明”是不可能的。之所以还有一丝半点的资料可供查询,基本都依赖于结束刑期后出狱的一小部分人。美国艺术家Angelo就是其中之一。Angelo服刑期间眼见和听说过的“小发明”数不胜数,从自制的性爱娃娃、避孕套,到象棋、盐和胡椒调料瓶、打火机等等五花八门。这些发明在外面的世界也许不足为奇,甚至是我们习以为常不觉得有任何高明之处的东西,但在监狱里高度限制的环境中,获得基础的原料以及制作基本工具都是极其困难的。另外,在监狱里这些发明都是被禁止的,每次房间检查的时候都面临被搜索并没收销毁的风险,但这并没有阻止他们的发明创造,反而激励他们寻找出能够快速复制的拼装方法,一旦被没收后他们能迅速重新复制一个。

根据Angelo描述而复制的监狱模型

服刑中的Angelo不仅惊叹于这些发明创造中的智慧,更为人类在极限环境下的创造力深受触动。受此启发他在出狱后将其中的一些发明记录下来,希望更多人能够看到并欣赏这些小创意。

用电池做的点烟器:加热线圈接上一节电池,胶带固定,裸露的线圈部分用来点火

用电池做的点烟器(复制实物)

另一款点烟器:用盐水做电阻,上方是刮胡刀,尾部用曲别针导电,可以直接插入墙上插座

简易挂衣架:钩子底座是多米诺骨牌,钩子是曲别针,绳子是床单撕下来的布条拧的,横架是报纸卷的

塑料融化装置:易拉罐倒置中间挖空,内置装有婴儿润肤油的容器作为燃料,易拉罐下凹的底面做加热台,融化收集的塑料包装,融化的塑料可以当热胶水用

用纸浆制作,倒过来可以伪装成卫生纸卷的便携水杯

纸浆水杯 (复制实物)
纸浆制作的象棋棋子(复制实物)

纸浆制作的骰子(复制实物)

用卫生纸卷作为燃料,用监狱房间中的金属凳子(左)或置物架(右)作为加热平台加热食物(比如融化奶酪)

打火机盒和铅笔铅盒子改造成的盐和胡椒调料盒

纹身机:由圆珠笔杆和削尖的电线组成纹身笔头,随身听的电机驱动,曲别针导电,电池或变压器供电

蜘蛛宠物:盒子用纸板和胶带制作,正面用透明胶带封口,里面丝线来自床单,下面装饰墓碑用纸浆,上面写着制作人的名字

当然,这里我们不去谈论监狱制度和罪犯的待遇问题,这些服刑人员的大多数的确犯了不能饶恕的罪行,而贫瘠的监狱生活就是对他们的惩罚。单从人性的角度来说,即便在冰冷、隔绝、去人性化的监狱环境中,依然闪现出的创造力和适应性还是让人感动。

Angelo把这些监狱里的发明集结成书《监狱发明 (Prisoners’ Inventions)》,在引言里他提到并感谢了狱中给他给多帮助和启发的狱友。他最初的室友Victor向他介绍了如何用纸浆做象棋棋子;Little John则是个浸没式热水器爱好者,不管谁需要他都很热心地帮人家做一个,即使手上因为实验留下一道道烫伤也还是乐此不疲;堪称监狱达芬奇的Jerry,常常用异常简单的方式解决复杂的难题,仿佛每一刻都有新的想法;Ron从Angelo处学到了用纸浆做东西的方法,逐渐成了制作象棋棋子的大师,每次象棋被没收,他都会再做一套更精美更复杂的。他仿佛在用行动说,狱警的责任是压制我们,但我们的责任是让他们知道,他们不能。
225 0
返回

0个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