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0
返回

Mark Pauline: 机械暴力美学

卡卡 发表于 2016-11-14 12:45:00
创造和毁灭都能带来快感,然而毁灭的快感常常更直接畅快。看过Battlebots (机器人大战) 和 Robot Wars (机器人大擂台) 的同学想必理解这种感受。当看到参加竞技的机器人被无情地穿刺肢解直到支离破碎尸骨无存,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是很奇妙的。如果在现场估计效果会加倍,那些呐喊的观众简直是一群行走的肾上腺素。

Battlebots

然而对于启发了诸如Battlebot和Robot Wars等一众机器人格斗的Mark Pauline来说,再激烈的机器人赛事都是些不温不火的小儿科。他创建的生存研究实验室 (Survival Research Lab / SRL) 产出了世界上最危险最具毁灭性的机器表演,开创了“工业表演艺术 (industrial performing art)” 这种独特的利用工业甚至军事机械进行表演的艺术类别,将无政府主义理想和后末世的悲观描绘地淋漓尽致。


SRL的机器

Mark Pauline这样描述SRL:“SRL致力于重新导向工业、科学、军事领域的技术、工具和原理,使其远离在实践、产品或战争中的常规应用。(SRL is dedicated to re-directing the techniques, tools, and tenets of industry, science, and the military away from their typical manifestations in practicality, product or warfare.) ” Mark Pauline希望“解放”机器,让它们不再依循人类创造它们时预想的功能和应用,而是放手去做它们“擅长”的事情 - 毁灭别人,毁灭自己。


从1978建立至今,以“ 产出地球上最危险的表演“ 为口号,SRL在全世界上演了超过50场大规模的机器演出。通过回收工业和军事机械并对它们进行改造重组,SRL创造了一系列个性独特的“机器明星”。“火焰飓风 (Flame Hurricane)” 由五个喷气式飞机引擎围成一圈组成,在这个气流圈的中心以1000psi的气压输入汽油并点火,就能在空气流上形成一层火焰。“上帝之手 (Hand O’ God)” 是一个用气缸以8吨的气压配合弹簧组成的大型手形钢铁机器。“ 大手臂 (Big Arm)” 的手臂一端是倒扣的挖土机铲子,好像一排可以向下咬的牙齿,整个机器向前运动看上去就好像这只“手臂”在拖拽自身一样。没错,它们不是Battlebots和Robot Wars里面遵循竞技规则、就算斗个你死我活也不会引发安全隐患的小型机器;它们是实实在在工业级别可以轻易杀死人的大型装置。

Flame Hurricane 火焰飓风

V1, 低频发生器+喷火器

Running Machine,有六条腿可以行走的机器

Hand O’ God 上帝之手

Inchworm, 蠕虫机器

这些机器表演也被赋予了极具色彩又有讽刺意味的名字。比如“精巧设计物件的意外摧毁 (The Unexpected Destruction of Elaborately Engineered Artifacts)”,“ 生存研究实验室对一百万个轻率实验的思量 (Survival Research Lab Contemplates a Million Inconsiderate Experiments)”,“ 一个残忍无情地将动物肉体用于邪恶用途的阴谋 (A Cruel and Relentless Plot to Pervert the Flesh of Beasts to Unholy Uses)”,以及“ 最终末日的蓄意预告:让人恶心的灾难片段伴随愉悦的感官兴奋( Calculated Forecast of Ultimate Doom: Sickening Episodes of Widespread Devastation Accompanied by Sensations of Pleasurable Excitement)”。

SRL表演活动宣传单

伴随着随时准备激怒观众的刺耳音乐,机器“角斗士”们一个个粉墨登场,没有对话,没有剧本,只有随心所欲、不计后果的暴力和破坏。当舞台上布满了被机械撕碎的动物尸体、破碎的玻璃、折断的钢铁,才算一场畅快淋漓的表演。


这就是Mark Pauline的“艺术”。它原始、空洞、丑陋、残忍、毫无高雅之处,也绝不会让人赏心悦目、灵魂提升。它将愤怒和悲观赤裸裸地展现在人眼前,完全没有歉疚之意。它所构建的世界比Mad Max更加残酷,是暴力美学的终极诠释。它蔑视一切权威和规则,用纯粹的混乱和无序向所有企图对这个世界施加控制的力量竖起了中指。


也许正因为此,Mark Pauline的作品让人获得一种解放,一种震荡。我们所居住的环境-工业和科技发展的产物,在其和谐理性的表面之下,是科技原本拥有却被人类粉饰的破坏力。平民的科技是一个谎言,任何科技都是军事的科技。

Mark Pauline和他的机器 (图片来自The Verge)

Mark Pauline少年时代的愿望是成为一个“恐怖分子”,当时左翼游击队炸毁政府楼房的做法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冲击力。长大后的Mark Pauline虽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恐怖分子” ,但因为SRL机器表演的规模和对火焰炸药等的频繁应用,他无数次地与各地的安全管制机构和消防局产生冲突和摩擦。1990年,SRL原计划在纽约州Lewiston艺术节上的机器表演被强制取消,因为主办方得知Mark Pauline打算用一堆圣经盖住一架类似飞船的机器,而这些纸质的圣经将起到隔热层的作用,并在表演过程中燃成灰烬。1999年,SRL在日本东京的一场演出中允许观众通过网络来操控表演的机器,之后SRL在日本被禁。2001年,在收到消防局无数次的警告后,SRL在其本部所在的旧金山被禁。其他SRL被禁表演的地区还包括西雅图、凤凰城、奥斯汀和西班牙。

在一次尝试火箭燃料的实验中,Mark Pauline的右手被炸得血肉横飞,只剩一个中指。这似乎是命运的冥冥注定。即使是火箭燃料,也无法消磨掉Mark Pauline那种蔑视一切的“fxck you” 态度。他说:“ 我认为能有专业人士来为我们的日常生活添加一丝无秩序 (无政府主义) 是一件很重要的事。”(”I think it’s important that there are professional people working to inject a sense of anarchy into our day-to-day lives.”) 我很庆幸,在与权威部门的无数次冲突和自身的意外之后,Mark Pauline仍然在继续做着这件重要的事。
171 0
返回

0个留言